关闭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黄梅戏打猪草

2018-12-08 02:34:31    浏览:10    点赞:0 QQ咨询 微信联系 收藏关注



剧情

春天的竹园里,春笋嫩嫩,野菜青青。少女陶金花被鲜嫩的猪草所吸引而碰断了竹笋,由此被看园少年金小毛误会。二人由搜笋辩笋到送笋,由争吵嬉闹到对花咏情结下友谊。

赏析

《打猪草》原名《偷笋》或《扳笋》。从前的《打猪草》没有剧本,只是民间艺人口口相授的一个表演唱。传统演出为村姑陶金花上山打猪草路过金家竹园,见竹笋鲜嫩,遂起偷笋之心。她抛沙子试探看笋人的小棚,确信没有人,随即扳了几根嫩笋藏在篮子里,不料被机灵的金三矮子抓住,经过一番争吵嬉闹,二人言归于好。演出也极为简单,一般都是由小旦、小丑边唱边走圆场。为了吸引观众,演员们就不得不插科打诨“放水”(水词),多为不文明的语言。

从前的黄梅戏既没有剧本,没有曲谱,没有乐队,更没有导演。严凤英(饰陶金花)与丁紫臣(饰金小毛)演出的《打猪草》,由同样是演员的王少舫执导,大家群策群力,改编曲词,剔除糟粕,保留精华。改编本将陶金花偷笋改为打猪草不小心而碰断,因怕人看见而用猪草盖住。金三矮子改名为金小毛,行当也由小丑改为娃娃生。

这个戏,没有精彩的情节,全剧只有一个简单的生活小片段与一个极小的误会,一般来说,很难构成一个小戏,之所以成为一个折子戏经典,在于它的曲调韵味純美,唱词活泼极富情趣,特别是严风英的演唱天赋,是成功之要素。黄梅戏传统小戏里的[花腔]曲调,一般都是专曲专用(《打猪草》在此之前,也是专曲专用,但一人一个唱法,没有定腔,严风英与丁紫臣演出后定谱。)曲调在结构上都有一些长短不等的衬词衬腔,多为非表意性的,但旋律轻快,活泼,有浓郁的民歌色彩与乡野生活气息。如“柳浪儿唆”、“嗬”、“呀子衣子呀”、“呀儿哟……”等。一般演员演唱时,往往会忽视这些衬词,严风英演唱时,不仅把唱腔唱得声情并茂,衬腔也一样有声有色,细腻动情。有时还会结合情景,加上一点虚字衬词。如剧中陶金花所唱:急走急忙行,(呀子衣子呀)来到竹子林(衣响儿呀),用目来观看(嘴啥,嗟!,猪草就爱坏人(呀子衣子呀)。”这段唱词,从前没有“嗟!”这个感叹虚词,是严风英唱得投入,不由自主加上去的。而这样一加,把一位天真无邪、俏皮可爱的农家小姑娘活脱脱地送到观众眼前,以至后来别的演员唱此处时,也会加上一个“嗟!”字。

一出场,严风英就充分发挥她的艺术天赋,以清丽欢快的唱腔、明媚纯真的笑容感染了观众:她关上家门,提着竹篮来到竹园旁边,鲜嫩的野菜,立即吸引了她她全神贯注地挖野菜,不小心碰断嫩竹笋,她担心被看园人发觉,“有人看见了,当我偷他的笋”她吓得心慌意乱,她想重新栽入土中,她想把竹笋藏起来……这一串动作,娇弱幼稚,非常生活,符合一个农村小姑娘单纯的想法。而这一串动作被看园少年金小毛暗中所见,更让他怀疑其想偷竹笋。所以他大怒而跳出竹丛,“用目来观看,捉到个贼姑娘。”他搜出竹笋,理直气壮,不容分说踩坏了她的小猪草篮接下来,被责骂的小姑娘又羞又委屈、又心疼她的篮子,哭泣申辩。少年听了她的申辩,才发现自己误会了小姑娘。看着一气之下踩坏的篮子,憨厚的少年慌了,掏出舅妈让他买酱油的钱来赔偿小竹篮。少年如此诚恳,小姑娘又高兴又为少年担心:“回去怎么交待哩?”、“嗟,许大个子,还扯谎哩?”言语生动活泼,严风英与丁紫这样,二人由踩篮到修篮,由误会到了解,由搜笋到送笋,由对骂到“对花”,自臣本是师兄妹,表演十分默契。然而然地演绎了一曲充满青春气息的原生态的田园情歌。特别是最后的《对花调》:“郎对花,姐对花,一对对到塘埂下。丢下一粒籽,发了一颗芽,么杆子么叶?开的什么花?结的什么籽,磨的什么粉?做的什么粑?此花叫着什么花?互问互答,欢快流畅,朗朗上口,以至于闻者能歌,歌者能愉悦。再加上载歌载舞、纯真可爱的表演,充分表现了农村少男少女天真无邪、淳朴热情、爱唱、爱生活的天性。

主演

严凤英(1930-1968),女,原名鸿六,生于安庆市,原籍安徽省桐城县罗岭村,出身贫苦农民之家。12岁师从严云高,学唱黄梅戏。因家族反对,离家出走,进入正式班社,师从丁永泉,改名严凤英,习演花旦、小旦、闺门旦,红遍江南。1948年,因避邪恶流落到南京,易名严岱峰,学唱昆曲,解放后又拜北昆白云生为师。1951年,重返安庆舞台。1953年调入安徽省黄梅戏剧团。她的唱腔吐字清晰,甜美圆润,韵味浓郁,特别富有表现力。表演情感真挚,质朴细腻。饰演的各种角色,性格鲜明,各具特色。

丁紫臣(1926-2006),安徽怀宁县人,师从其父丁永泉,后又师从黄梅戏老艺人王剑峰。他戏路宽,多行当(娃娃生、小生、老生、小丑),7岁随父登台,表演天真可爱,被观众誉为七岁红。他的表演贴近生活,真实自然,他饰演丑行不追求故意夸张的那种喜剧效果,而是挖掘人物独特心理与行为来进行表演,曾被赞为具有冷幽默风格的黄梅戏丑角。他多才多艺,能演戏,会操琴,精锣鼓,是最早为黄梅戏加入二胡伴奏、改革黄梅戏三打七唱的伴奏形式的创始人之一。与严风英、王少舫合作演出《打金枝》、《打猪草》等戏,合作拍摄黄梅戏电影《天仙配》、《女驸马》,是他们配合默契的艺术伙伴。后从事教学,对黄梅戏的传承与发展有较大贡献。


0
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